首页 设计征集 文案征集 其他征集 征集揭晓 截止倒时 征集论坛
您的位置:征集发布网 > 征集揭晓 > 其他揭晓

第二届艾青杯诗歌原创大赛获奖名单与诗歌欣赏

来源:征集发布网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4-23
摘要_ 第二届艾青杯诗歌原创大赛获奖名单与诗歌欣赏
第二届“艾青杯”诗歌原创大赛获奖名单

一等奖 
陈斯璟《梵高村》

二等奖 
叶礼赛《长雨》 郑坚《南山》

三等奖 
杨帆《成为游隼的七种方式》 
叶芝《冷锋过境》 林华琳《桃柏》

特别奖
邵蹇 《缺席即永在》

梵高村

房间折叠我们像折叠一件新发下的衬衫
我们的玻璃窗紧闭着黑雨林
一个白昼高大而混沌
食指如锤,按住一头仓皇挣扎的灰兔
弯腰低头   搜索星空——

他说:
    百度里说:
        那个天才说 :
人生是星星的一种旋转

于是我们扛着扳手
在纸上旋进一只只闪烁的小螺丝钉
百合花的叫声隆隆作响

学习母亲合拢温暖的拇指
在白纸上 我们叠出针 
锋利无骨
我们的纸风车若要抵达风——
是呢,抓住红线的确要胜过
长出羽毛

既然早晨有个名字叫面包
就应该刚好能切成八片
头是一头毛茸茸的虎 
尾是甜蜜酥脆的蛇

我们红灯停绿灯行
每一个字都记得走斑马线 
今天,要学做一个好人
手拉着手要像挽着皮包 早晨我们排着队
试一只杜甫丢在路上的水晶鞋
给钢琴刷牙
忙得像一个食堂那罐唯一的醋

像太阳一样 
每天填满一张叫黄昏的表格
我们像指纹被卷入同一面指纹
每夜披着窗户入睡 
月亮总是不够穿

我们转动高楼上的大红桃
看村子里的人背着双手在墙上滚动
埋头抄写,是多年前的星夜 
在圆桌边 我们拧转彼此像旋开一只瓶盖
我们眩晕如摇晃酒中
                  一个模子出来的冰块

我们四肢健全 双耳俱在 
我们诚实地怕疼
人生是星星的一种旋转
我们来自中国的梵高村





南山

最后的兔子在村庄里转身,眼中有
春天,裙角,还有雪
我不懂时间的意义,只能看着
那些龙的枯骨
在一九九四年的尽头燃烧成灰
如同荒谬,或是相遇本身

这大概算得上是一种开端,我正好撞见
知更鸟划过的气流,你走过的清晨
雾气聚合又散去
村子里的诗人和匠人,伸手挡住时间
念头刻在赤裸的石头上
有风的时候
我站在扑朔迷离的词句里
――庸碌,平凡,语焉不详

我的南山没有梅花和皇帝
老屋旁的枣树下
杂草丛生,长满了诗词
渔船跌落于混浊的颜色,有呜咽的声响
桅杆已死去多年
而目光所能触及到的南方,十二月的猎户
破空而来,乐府在重鸣

你离我很近,也很远,在去往黄昏的路上
人世皎洁,从你身体里飞出的鸟儿
落在麦场和后山,高高低低
天气开始转凉,我左脚脚踝上的疤痕
隐隐作痛,但我仍在等待
一些美好的事物,名字,或悲悯
如同水里的云,在安静多年之后的
颤抖

2018.4.13


长雨

暑后有长雨
暴云僧侣攥紧闪电的黑风袋
熟稔雷霆之人走向我

雷霆渗入纸张
阴影从午睡中坐起
灰暗的白墙上:一个蚀窟

橘光旋下了独倚身
梦中舌生古日苔
正呼出寒冷刚果的音节*

我听见雨观音玉踵踏破
水在羊脂瓶沸腾,不溅出一滴
眼泪多么淡,但日子是盐

一枚硬币旋转、悬浮
更多是躺倒在停电的汗泊
为了更沉的那一面

彻夜打牌的情侣
窄床上背对着蜷身:
一张能洗出问号的底片

雨在飘洒。
雨在飘洒。
草本脱水的植物神经抽紧了根须

午后上茶色戏台,但无人
演员是幕布浮草
有人在观众席窃语

急雨浥轻尘,正当第一出时
天空发黑,彼此的盲观众
被时间一蛰

眼书写,随后遗忘
更长的夜在潒河路口
使你成为秋白巷含烟的新角色

一个风中的形象,一杯水
落蒂般坐
在早晨不洁的中心

*出自特朗斯特罗姆《内陆暴雨》



成为游隼的七种方式
——献给J.A.贝克

一、
练习飞翔
无论是高空
还是平地

二、
写一篇童话
让笔下的小游隼
跳出铅字
飞出纸笺

三、
成为一名鸟类饲养员
搬进山林里的一丛绿之间
如同简·古道尔观察猩猩那样,
与游隼厮混在一处
让它们栖息在
你的肩头
感受那有力的振翅
于是,你也学会了
挥动双臂
每一次伸展和收回
坚定、有力

四、
戴上护目镜
系好安全扣
起飞——
在寰宇间轻微地愣一下,然后
眺望着飞行员和游隼
才能拥有的景致

五、
追随游隼
就像J.A.贝克那样
周遭的物换星移
早已与他无关
感知古老而广阔的存在
才是他的浪漫

六、
阅读《游隼》
“雨下了整整一小时,
直到灰茫又一次覆盖了一切。”
那个一九六零年的寒冬
一如任何冬季
天地间
不会被黑夜覆灭的
唯有贝克和游隼
因为他们已被凝固在所有时空
只有你
倾听他们的人
才能将之解救

七、
终于,当你明白
如何才能成为游隼时
祝贺你
拥有了凝练的内心
你的身体里
住进了一片游隼栖居的
茫茫山海


冷锋过境

冷锋过境
我们像植物一样整夜滴水
鼻翼也微微酸涩
什么在发芽?
遍地水洼深深浅浅
是风暴遗落的地图

小火苗打一个呵欠
又合上惺忪的睡眼
于是,最后的奇迹
如彗星稀薄的尾巴
落于你的指间——
一座结构疏松而精致的
微型火山
以氧气织出光焰
明明暗暗,亮了又凉

吐纳之间
崭新的气候涌入世上所有的肺
我的血液淡漠,骨骼透明
躺下
旋即坠落
与七个世纪的酣眠者
谛听每一息燃烧
如飞鸟在风中
匀速地扑扇羽翅
一遍,一遍

火吻过的枝条枯萎如花瓣
但它的舌尖缓慢而温柔
小心翼翼地
不让时间灼痛你的指节
或等待你噙住一滴星光
吞下它如鲛人咽下珠泪

抵达之际
光在寂静中隐退
眼里的光,嘴唇的光,手指的光
如潮褪去
它们在哪里栖息?
在哪一根枝条上折拢羽翼?
而世界在镜中洗净
它躺在你的脚边
如一片坚硬而驯服的海



桃柏

两株桃柏,从海边运来
登上九十九级的亭台
像两棵寒伧的华表,覘视褴褛的凶徒
噗的一声,惊雷打落窗台边的杜鹃
然后一个村庄里锣鼓喧天

茅草盖住了坟茔
青山遮拦了公路
碧水到此地断流
无关的人等散场,一度一日的魂幡
招徕煮酒的山鬼,饥饿的风肉蝇虫
红色的土地上荒芜了游手好闲的锄犁
一双浑浊眼睛和浑浊的纹路
指缝和蹼掌七十七年的泥土

老鼠在米缸把雄犬溺毙
大斑鸠咬断布谷的喉咽
在某一天的狂雨、麻衣、惨雾
惊动了红簿上的五个名字
出席一次不必在场的仪式

一定要让跪着的疼痛昭告春天
一定要用蒸发的血水浇灌种子
绞碎了,最后一座茅屋的肌理
所有的石灰,涂抹在赤红的柏木
断烂了,最后一亩水田的皮肤
唤友和呼朋,瓜分老牛的血和骨

果珍李柰,菜重芥姜
云腾致雨,露结为霜
被埋藏的就会被忘记
而种下去的总在提醒我们记得

又是一个春天,亭亭如盖
山风吹散了灰烬,在桃柏的中间
坟下是田,田上是坟
雨落后,坟下依然是田,田上依旧无人
天下有万户的炊烟


缺席即永在

四月风吐露环绕的蛇信子,
翻动如旌的湖面加宽它的履带,
在渐红的时辰,你不在宇宙心里[1]。

适时的,你隐居于词语之山背后的
信件之云。大致能联想你每天和
一百只鸽子的通讯,还有滑翔的俯冲。

你离席的这些日子。骨瓷茶杯和
杯座空谈了很久,如霜的灰尘代表了
它们偶尔的语塞,像你伏案时的沉默。

而靠近窗台,扶手椅雪藏了对你
往常的埋怨,它兀自坐着陷落暗哑的
沉思,空怀心意,隔着记忆环抱你。

而雨水,雨水就流畅多了,在窗户里
如同一出剧,循环着灌溉和淹没,
上演着末世的洪水和火焰。雨打窗户。

眼前有了远山的阻隔,就理解你迟来的
汛期,原谅你跋涉的辛苦和努力。
在想念里,你却从未脱离于同一国度。

在夜海里的灯光摇动之前,你已站在
它们当中的一个,对视着词语搬运着
江湖,被撬动的风浪闪电流窜如初。

[1]你也不在宇宙心里,紧握这束渐红的时辰
-----康苏埃拉《缺席即永在》
(更多点击:征集发布网揭晓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服务案例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电话:0512-62983057 QQ:304143152 邮箱:zhengjifb@163.com
Copyright 2010-2017 征集发布网 苏州创仁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苏ICP备18007333号
Top